杂乱无章

荒誕

回到家之後,他看到排在門口的一雙千代田草履,上面落了幾片櫻花瓣。「可是這是盛夏......」田藏換好鞋進了客廳。「夫人回來了?」跪坐在後面的僕人低頭「是的,已經進到房間里了。」「你可以出去了。」「是,老爺。」微微喘著氣,盲僕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田藏吸了一口氣,微微闔眼,回到了房間里,整齊的換好一身西裝,仔細的挑了紫紅色的領帶和灰色的皮表。最後,他摘下了眼睛,仔細端詳已經躺下的妻子,她眼睛睜著,田藏看到了她黑色的瞳孔。怎麼會是黑色的呢?明明是淺棕色的。
「眼神不好使了……」他俯身,彎腰,跪坐下來,因為這一系列動作和笨重的呢子西裝累的嘆了口氣。「有點喘不過來了呢」田藏扯了扯領帶,而後又系上。
「啊......這可是盛夏啊……」
「您走好。」盲僕輕輕的對屋裡微悶的空氣說,又使勁瞪了一下眼,轉了轉渾濁的眼球。而後抬起腳,輕快的走出了房屋。身後是一片亮橙的滾燙,吞噬的視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