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

沧桑

山峦晶莹的颗粒

与晨昏的微弱闪烁的光线

堕落在人间的普罗米修斯

苍老的磊石和垂泪的古松

呐喊吧 从无尽的囚牢

讴歌吧 从滚烫黑色的海洋里

呻吟地站了起来

手里点燃了火把

金色的碎屑在你揉碎的发丝中

抽搐着岁月的光环

 

扑朔迷离的脚步

芜杂的苍茫和爱人的吻

霓虹灯下的鬼魅

追着烟雾的浪子

如惊蛰破土而出的虫

吸吮着湿软的泥沙

 

稠云已经挡不住你的雷雨

酸酸甜甜

鸣雷之犬 把我劈成

已经不再撕裂的两个

我伫立在人间

不思考 不咆哮

 

但是,神哦!倘若您不久賜福於我

我也許會放聲歌唱

在悬崖的错觉下

忘记痛苦 忘记不安

哀蚊与冬蝇

都将彼此沉沉睡去


囚鸟

这样。:

我看到空灵的窗子


那儿


灿烂的花朵攀援而上




我头戴王冠


听着不要低头,王冠会掉的笑话


呵,不过是金色的笼子罢了


别那么冠冕堂皇




轻柔的羽毛在僵硬、冰冷的身体上摇曳


洁白的蕾丝勾勒出繁华


细细密密的样子很美好


但你可知道欲望是毒药




可惜


我只是一只囚鸟


也许我没资格骄傲


可我不会在乎世间的恐吓与纷扰




我看到空灵的窗子


那儿


灿烂的花朵攀援而上




我一头撞去,迎上花朵


此刻我只是一个孩子


你在微笑,我在羞赧




鲜红的液体沁满金色的囚牢


原来,那花朵、那窗只是骗人的把戏


镜花水月


如此而已




我的眼里漂出晶莹的液体


映出前所未有的美好


此刻我只是一个孩子


你在微笑,我在羞赧





新的一年继续爱您@七窍生烟

用蜡笔画的一万次的不羁